秦时明月手游司徒万里

燕国有名的节侠,智勇双全,为燕太子丹谋划刺杀秦王一事。真实身份是农家侠魁,效忠于楚昌平君。

田蜜

魁隗堂堂主,左右逢源、摇摆不定的成熟女子。与烈山堂结盟。田虎

蚩尤堂堂主,田猛二弟。性烈如火,誓为田猛报仇。骨妖

赵国人,天生骨骼迥异,加上后天修炼,有一身“阴柔无骨、肝肠寸断”的绝技。早年间在太行一带作独行杀手的买卖,亡国后加入蚩尤堂。性格乖僻,嗜杀冷血,是蚩尤堂下沾血最多的一个。田猛

烈山堂堂主,与朱家互为争夺下一任侠魁的最强劲对手。被“罗网”暗杀并嫁祸给神农堂与纵横家。 武功高强,实力据传不在胜七之下。田言

田猛长女,外柔内刚,号称“农家第一智囊”。在田猛遇害、农家侠魁争夺战开始后,是农家各堂拉拢的对象。后与蚩尤堂、共工堂结盟,并继任为烈山堂堂主。田赐

田猛之子,田言之弟,号称“农家第一高手”,执掌剑谱第五名剑。

四岳堂

司徒万里

四岳堂堂主,与神农堂是死党,开设的四岳赌场日进万金。韩亡前曾是农家潜龙堂老板。[田仲

共工堂堂主,烈山堂的重要盟友,为人理智。向田虎提议:先号令烈山堂抢在朱家之前夺取荧惑之石残片,使田虎成为新任侠魁,再来集结六堂为田猛报仇。金先生

共工堂总管,使剑高手。韩信

落魄不堪但胸怀大志的楚国青年剑客,有着与外表不相符的谋略、武功。虽隶属于共工堂,但暗中收刘季的钱,为神农堂做事。朱家

神农堂堂主,号称“三心二意”、“千人千面”,每次见人都是一副不同的面孔,消息灵通。与“流沙”组织是旧相识。与楚昌平君关系密切。刘季(刘邦)

神农堂的重要成员。出身楚国,嘴角永远挂着一丝满不在乎的笑意。看似胸无大志,实则深藏不露,慧眼识人。为人爽快大方,人缘特别好,特别是女人缘。典庆

神农堂高手,身材魁梧。原为魏国人。出身魏都大梁的披甲门。将肉身练身盾甲,刀枪不入。号称”铜头铁臂,百战无伤“。其至刚的武功是骨妖至柔武功的克星。胜七

传说从炼狱而来的男人,江湖见其人如见鬼神,称之为“黑剑士”。此人多次被七国捕获,关入死牢,却总能逃脱而出,所以又被江湖上称为“胜七”。他冷血、残忍,将打败所有强者作为人生目标,七国之内败亡在他手下的剑客数不胜数,其佩剑巨阙也从剑谱两百名外排到第十一。

与朱家关系密切。

秦时明月手游司徒万里技能

《秦时明月》系列动漫中,说到精彩的打斗,应该是在四季镇当中的打斗,可以排得上是秦时明月前三的。因为这场打斗当中,农家的高手尽出,尽管是内部争斗,但是他们的手底下的功夫也是丝毫不弱的,每个人都把自己的绝世武功都展现出来了。

四季镇死局朱家损失惨重

当朱家带着典庆刘季等人想要从四季镇去农家六贤冢进行农家侠魁的认证的时候,朱家就有点好奇,为什么四季镇不是咱们的人的地盘吗?为什么会有如此大的杀气?其实朱家的感觉是对的,因为他早已经被农家第一智囊田言给算计了,田言为了杀死朱家,她设下了连环计,一环紧扣一环,把朱家身边的高手都除掉后,最后农家是她的。

围攻朱家典庆被杀

其实这是朱家的对头,也就是农家的田虎在四季镇设下的死局,但背后是有田言,也就是惊鲵的暗中操作为主。不然以我们田虎的头脑是想不到这么周全,并且能够策反司徒万里的。

陪兄弟赴死赌徒的话最不可信了

其中最为令人感动的是,司徒和农家的老金,也就是隐藏的吴旷打斗的时候,已经被老金打成重伤,但是老金没有杀死他,或者说老金也有自己的计划。

当司徒拖着一条废腿来到了朱家的身边时,朱家当时已经被田仲等人围住了,他就说,麻烦让让路,让我来陪兄弟赴死,但是后面剧情反转,司徒是送朱家典庆去死。

秦时明月手游司徒万里值得

我认为司徒万里,乃是农家六堂之一四岳堂的堂主,开设的四岳赌场日进万金。原本是神农堂朱家、刘季等是以兄弟相称的好友,农家侠魁争夺战开头与神农堂相助,实则已被田言说服,与田虎等人联手,后在四季镇背叛朱家并与其展开生死决战。司徒万里被田言约见,可见作为农家第一智囊的田言知道司徒万里的赌性,只要能赢,不在乎手段,也不在乎帮哪一边,之前帮朱家也许是因为关系不错,也许是因为朱家帮过自己,但是侠魁之战若输了,田家做了侠魁,肯定会铲除异己,消灭曾经的对手,田言说朱家能够倚仗的不过典庆一人,也许司徒就心不安定了,被田言的言语说服,最后背叛朱家。司徒的这次大赌农家神农堂刘季,秦时明月里少羽就是项羽,刘季很可能就是刘邦了,古时候对上了年纪的男子、妇人分别尊称为公与媪,兄弟排行的次序以孟、仲、季相列,即老大、老二、老三、老小,刘邦就是小儿子。于是,刘邦的父亲就叫刘太公,母亲叫刘媪,大哥早死,二哥叫刘仲,他是老三,理所当然地就叫了刘季。这可是顶上刘邦命运的光环,所以应该不会这么快死掉。刘季作为农家六堂之一神农堂的重要成员,与堂主朱家以兄弟相称。嘴角永远挂着一丝满不在乎的笑意。嗜好赌博,这次的农家之争也是他最大的一次赌,注定要发的财就不是横财,收买了原本是共工堂的韩信为自己效力,寻找胜七帮忙,可见刘季很早就做了打算,与哑奴打斗中,故意多次测探是不是真的哑巴,也不出刘季意外,哑奴并非哑巴,刘季也早做了提防,可见心思缜密,田家与朱家的争斗中,司徒做了叛徒,刘季是否会继续忠心帮助朱家渡过为难呢,是否早做好了计划与打算,韩信也传信给了胜七,胜七也正在赶过来,情节会不会反转,刘季与司徒赌的这次农家之争谁才是最后的赢家。